欢迎访问:夜夜色夜夜爱在线视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三娘的功劳

三娘的功劳

女王的舅母因贪图贿赂举荐萧玉给女王,虽并不知萧玉欲加害大元帅之事,但已是大罪难赦,被刑部判罚去宫里做一辈子粗话。原本还要打四十大板,三娘求情给她免了,不然这四十大板下来,她这条命多半是没了。女王原来还要治她舅舅的罪,三娘和朱武都来劝阻,道他确实毫不知情,只是训斥一番,保留原职,若再犯过错一并惩治。女王的舅舅任吏部主事,这次逃过惩罚,对大元帅感激涕零,自此成了朝中最忠于女王和大元帅的人之一。朱武王进等认为此次给大元帅下毒之事定是朝里反对青山盟的人策划的,他们怀疑丞相诸坚,只是苦于无甚证据,不好处置他,三娘就吩咐时迁秘密调查诸坚和与之关系密切之人,最后终于将诸坚和他的亲信尽数拿下,此是后话暂且略过不提。

  三娘对鲁铁柱益发好了,疼他像疼亲儿子一般。她还把铁柱的母亲金翠莲请来大元帅府,专门表示感谢之意。金翠莲道:“师娘千万不要说感谢的话,铁柱这孩子能跟着师娘是他几辈子都修不来的福分。我常常对他说,宁可丢了性命也要保得师娘的安全。”三娘保媒,要将花荣的长女花迎春嫁与鲁铁柱。花荣夫妇亦喜欢铁柱为人忠厚,允了这门亲事,金翠莲见了花迎春模样喜得合不拢嘴。三娘择吉日为铁柱办婚事,聘礼全是三娘出的,琼英顾大嫂也来帮忙布置,不要他母亲金翠莲操一点心。铁柱和花迎春成亲后十分和美,多亏了鲁铁柱因替三娘解毒经历过了这男女之事,三娘又在婚前私下里亲身示范点拨了他几次,不然他这等实心眼的人恐怕是不会一下子就领悟其中奥妙的。鲁铁柱依然担任护国大元帅的侍卫队长兼贴身亲随,他孝顺三娘像孝顺亲娘一样,有时三娘也忍不住会将他搂在怀里亲吻夸奖一番。

  三娘因这一次教训,对女王的需求格外重视。她嘱咐顾大嫂和琼英在禁军中挑选出三百个出身贫贱,容貌俊美,体格强健的士兵,对他们加以礼仪言谈举止方面的训练并进行严格的秘密考察,主要考察他们对女王的忠诚和严守秘密的能力。然后每月会挑出几个来陪伴女王。除非女王要求保留,这些陪伴过她的人都会被送往他处提拔为军官,这批人必须终生保守此项秘密,否则将受到最严厉的惩处。现在女王在宫里再也不会因没有男人而寂寞了,她对三娘的感激日盛。

  话说这辽国也有科举,跟宋朝一样每三年一次大考,取状元一名,进士若干。只是为了保持契丹人强悍的武力,历任辽主禁止契丹人参加科举考试,只允许其他族的人去考,因此文官中有不少汉人。许多契丹人对此不满,他们的子女中亦有许多不喜习武酷爱文学的,若能中了科举不但举家荣耀,去朝廷里做官亦容易些。女王及位后,三娘和朱武提议废除了不许契丹人参加科举的限制,因此深得人心。女王又下旨在将朝廷里的公文律法和王宫里的各项旨意都改成用汉字书写,因辽国懂汉文的本来就多,官员贵族更是以用汉文吟诗作赋为荣,故此女王的这一旨意也无人反对。

  这一年是女王及位后第一次大考,取的状元名叫耶律文谨,十五岁,无父,母亲孙氏。考官只道他是孙氏嫁与耶律氏生的孩儿,父亲已故。三娘现在急需有才能又能信得过的文人来朝廷做官,所以嘱咐朱武多加留意。朱武将耶律文谨找来,一番考校,发现他端的是个奇才,懂汉文契丹文和西夏文,通今博古出口成章,对兵法阵法亦有研究,见解不凡。只是他说自己并不知自己姓什么,从小被母亲一人养大,参加科举时须得有名有姓,这才把耶律作为姓氏写上。问起他母亲,耶律文谨道她叫做孙二娘,含辛茹苦将他养大只为他长大后能博取功名光宗耀祖,还说等他当了大官后母亲才会告诉他父亲是谁。朱武吃了一惊,莫非他是梁山女头领孙二娘的儿子?急把扈三娘顾大嫂琼英都请来。

  耶律文谨见了护国大元帅扈三娘,恭敬有礼,言语得体,不卑不亢,三娘琼英顾大嫂看这文谨生得英俊儒雅,都喜欢他。三娘道:“我们几个与你母亲或许是故交,你可将母亲接来大元帅府和我等见一面,若她真是那个孙二娘我可以帮你问出父亲是谁。至于做官,不管你母亲是否孙二娘,我明天都会奏请女王封你个官位,你想去吏部兵部户部都不在话下。”耶律文谨大喜,回去接母亲去了。待接来元帅府一看,兀的不是孙二娘是谁?只是她衣衫肮脏破旧,面黄肌瘦,头发凌乱,像个五十多岁的女叫花子。三娘琼英顾大嫂见了孙二娘,欲上来拥抱她,孙二娘直往后躲,她嫌自己身上太脏了。三娘道先不忙叙旧,安排侍女给孙二娘香汤沐浴,梳了头,换了一身簇新的衣裳,孙二娘这才和众人抱在一起大哭,拉儿子给众位姐妹们下拜。三娘琼英顾大嫂几个泪流满面,把小文谨搂在怀里亲了又亲。三娘又吩咐安排家宴,将花荣等原来梁山的一班头领们都请来一起叙旧。

  孙二娘得知儿子中了状元,得意非凡,在席上对众人道:“别看我大字不识几个,养的这个儿子从小聪明绝顶,这满肚子的学问大都是他自己学来的,后来他远近闻名,那些临近的先生们都不收钱争着来教他,连知县见了他都客客气气。”

  三娘问她:“为何他无姓氏,他父亲是谁?”

  孙二娘踟蹰了半晌,红着脸答道:“他爹是武松。”

  只这一句,满座的人几乎都被惊得从坐椅上摔下来。孙二娘这才开始把前后原由细细道来。

  孙二娘道:“自从当初在十字坡卖人肉包子结识了武松兄弟后,我就心里爱他梦里也想他。只是我已嫁了丈夫张青,武松又对我像亲嫂嫂般相亲相敬,再加上我为人粗俗又无甚姿色,不免自惭形秽,只得将这爱意藏在心中。后来打方腊我丈夫张青阵亡,武松也废了一条臂膀去六和寺出家,我就自愿留在杭州,住在六和寺旁照顾武松。后来年岁渐大,想找人嫁了生个自己的孩子来养,只是谁愿意要我这等人?不觉又将主意打到武松兄弟头上。我自己拉不下这张老脸,就打起了歪主意,我把武松请来喝酒,酒里下了许多春药,趁他药性发作时和他交合。武松后来一言不发走了,我也羞愧得无地自容,再也无脸见他。后来生下文谨这孩子,我心里发誓除非他将来能当大官,我决不告诉他父亲是谁,免得传出去丢了武松兄弟的脸。”

  众人听了,感慨不已。耶律文谨这才知道他父亲是梁山打虎好汉武松,也知道了他娘就是那在江湖上有赫赫凶名的母夜叉孙二娘。三娘接着问:“那你这些年如何过活?如何养大这孩子?”

  孙二娘道:“我除了杀人无甚本事,带着文谨几年时间就将积蓄花了个精光。为了要这孩子学好我忍住了不再去做那些害人的事,自己每日替人缝补浆洗度日,只有一次一个富家子弟欺负文谨,惹得我愤怒时出手,将他打破了头。每次当我因为没钱而走投无路之时,总有好心人施舍我五两十两的帮我度过难关。开始我感谢菩萨神灵,后来我想明白了,定是孩子他爹我那武松兄弟暗中相助。只是我这辈子无论如何也无脸去见他了。”

  众人盯着文谨看了看,都道:“这孩子虽然生得文静,脸庞确实有些武松的影子。”

  琼英道:“你给文谨取的这名字甚好,我很喜欢。”

  孙二娘道:“不怕你们见笑,我哪会取名字?我想他爹是武松,我就叫他文紧,也容易记。后来识字后他自己将名字改作文谨了。”

  三娘琼英等人忍不住大笑起来,朱武花荣也笑得直不起腰来。三娘将文谨拉过来搂在怀里,对孙二娘道:“你娘儿俩今天就搬到我这大元帅府来居住,我明天会去向女王奏报,让他在户部先任侍郎之职,历练一段后再加重用。”

  孙二娘道:“如此多多相扰了。”

  三娘道:“哪里话,先不说我等姐妹生死之交,我现在正急需他这样的人才。契丹人耶律和萧姓最多,这孩子就叫他暂姓耶律,以后想改也不迟。”

  自此耶律文谨在户部任职,三娘嘱咐朱武不时提点教诲于他。孙二娘在大元帅府衣食无忧,因无事可做,三娘就叫她帮着训练女兵,教她们些实战之技,又叫她给时迁手下的人传授些下迷药的法子。孙二娘至此方感觉扬眉吐气,人也变年轻了些,心里十分感激大元帅扈三娘。

  柴承宗传回书信,说宋朝天子有意将皇后的亲生女儿明月公主嫁给辽国女王之子耶律森,只是皇帝和皇后让耶律森也就是林无敌前来宋国和明月公主成亲,成亲后两口子再回辽国。三娘和朱武思虑再三,认为此事无太大风险,就决定让无敌前去,琼英上次护送林无双去朔州成亲,这次她又毛遂自荐要护送无敌去宋国,三娘点头依允。临别时三娘唤无敌来大元帅府,将他搂在胸前嘱咐道:“你这次前去,要对那宋朝天子言明,我辽国决无南下侵略宋国之意。宋国朝中说不定有不少对与我国结盟不满者,你要小心应付。”

  无敌道:“孩儿谨记娘的吩咐。”母子洒泪而别。无敌又来辞别女王,女王不舍分离,把他抱在怀里痛哭了一场。无敌和琼英由两百禁军护卫,启程南下往宋国都城开封府而来。

  无敌走后当晚三娘进宫来陪女王,她俩共进晚膳后女王就留三娘睡在宫里。两人躺在床上聊些有趣之事,后来将衣服都脱光了,搂在一起互相触摸亲吻,就像往常一样。后来女王摸着三娘的乳悄声对她道:“姐姐还记得你曾对我说过:姐姐的就是妹妹的?所以我不客气地把你儿子弄来做了我的儿子。我想对姐姐说,妹妹的也是姐姐的。无论姐姐想要什么都可以,这女王之位都可相送。”

  三娘亲着女王的胸脯道:“姐姐我现在只想要你。”说完用两手将女王赤裸的身子上下抚摸,女王喘着气,张嘴叼住三娘红红的乳头吸允,三娘禁不住大声呻吟。

  末了女王拍了拍手,外面进来六个一丝不挂的俊美年轻人,都是顾大嫂琼英严格挑选出来的人。女王对三娘说:“这些人是三娘姐姐你为我选的,现在我让他们来服侍你。”

  对那几个道:“你们都来服侍大元帅,伺候得她高兴时我重重有赏。”

  三娘顿时羞得满脸通红,把头埋在女王怀里。那六个年轻人见了三娘这样的绝色美妇惊叹不已,更兼她还是那掌握着生杀大权的大元帅。几个过来先为三娘沐浴,他们把三娘扶起来站在一个木盆里,两个人用碗舀温汤从上往下浇下,其他四个用舌头给三娘舔洗全身。三娘闭上两眼咬着嘴唇,满脸通红,身子微微颤抖。

  沐浴后他们又开始轮流用舌头舔三娘胯下的桃花溪,其他几个就在旁轻轻地用手揉捏三娘的身子各处,如此几次后,改用胯下玉柱来肏三娘,三娘被肏得大声呼喊,全身抽搐不停。女王在一旁看了,乐得拍手大笑……

  林无敌心里对母亲无比崇敬,她能带领一帮属下为孩儿们打下如今的这个基业实属不易,足令天下男子汗颜。妹妹无双亦在朔州为母亲为辽国独当一面,无敌对她也是钦佩不已。他兄妹俩是龙凤胎,从小都在一起长大,直到三娘将他们分别送出家门拜师学艺。无敌在无双面前以兄长自居,要保护妹妹,无双则将他当弟弟疼爱,两人感情极好。现在无双已经出落成像她母亲一样的绝色美女,无敌也是个英俊挺拔的青年男子。他心里渴望能像无双一样为母亲分忧,助母亲完成大业。他对琼英阿姨亦十分爱慕,心里觉得若能娶一个像她那样的妻子就此生无憾了。不过他对自己的肩上的责任很清楚,为了母亲的大业哪怕让他娶个丑八怪他也不皱一下眉头。

  林无敌和琼英来到开封,受到朝廷高官隆重迎接和款待。他们知道他现在虽不是太子,但女王只有一个儿子,立为太子是早晚的事。第二日蔡太师设宴招待辽国王子,又请文武百官和名流贵族一起出席作陪,琼英扮作贴身侍从和几个卫士跟在无敌身后,辽国钦差柴承宗亦被请来了。此时道君皇帝赵佶已将大位传给了儿子赵桓,明月公主即是赵桓和皇后的亲生女儿,倍受疼爱,十八岁了还不舍得将她嫁人。她自小跟名师学习诗书礼仪琴棋书画,又曾习武,皇后请侍卫中的高手教她精湛剑术,宫里办家宴时她常亲自下场舞剑助兴,博得满堂喝彩。这一日,她求得皇帝皇后许可,扮作一个青年文士去参加欢迎辽国王子的宴会。

  蔡京在席上对女王大加恭维,无敌亦致词赞扬宋朝天子仁德,表示谦顺之意。酒过三巡,席上的宾客们开始高谈阔论。只见一个青年文士站起身来对王子发问:“在下姓黄名佳仁。敢问王子,你辽国何时能将燕云十六州归还与我宋国?”此人正是明月公主。此问一出,满座皆惊。蔡京不认识发问的黄佳仁是何人,想来是个朝廷权贵或高官的后辈,他正要看辽国王子如何作答。无敌反问道:“这位黄公子可否告诉在下我辽国何年何月将宋国的燕云十六州占了?”

  明月公主答不出来,满脸通红。原来那燕云十六州早在宋朝立国前就被前朝皇帝送与辽国了,这叫明月公主如何作答?无敌又道:“我辽宋两国历来征战不休,互有胜负。自女王及位以来,不曾发起对宋国的一次侵扰,倒是贵国和金国联合兴兵夹击,欲夺我朔州,且杀死了我朝驸马萧万忠将军。我可有说错之处?”明月公主哑口无言,其他文武官员也不知如何应对。蔡京连忙举杯劝酒,将尴尬遮掩过去。琼英柴承宗心里都对无敌的机智赞许不已。

  明月公主平时颐指气使惯了,怎肯服输?文的不行就想来武的,她又向无敌发难:“久闻辽国男子从小无不习武,王子可否展示一番辽国武艺,叫我等开开眼界?”

  无敌道:“公子想来是武艺高强之人,不妨先赐教一二。”

  明月公主正要显示自己的武艺,挽回刚才的尴尬,就道:“那在下就献丑了。”

  她接过侍从递过来的宝剑,去席前的空地上舞了一回,但见劈挑砍刺,寒光闪闪,翻滚跳越,进退自如,剑光耀日,略带彩虹之色,青锋铮鸣,微含雷电之声,一时间满堂喝彩,林无敌亦点头赞许。

  明月公主看着无敌道:“请王子下场与黄某切磋一下,如何?”

  蔡京喝道:“不得对王子无礼!”

  无敌看了她舞剑的身段,猜到她是女扮男装,又看了她手上那把名贵的宝剑,已猜出她是何人。她的名字“黄佳仁”不就是“皇家人”或“皇家佳人”?辽国早已打听到这明月公主善舞剑,所以无敌料定此人就是明月公主。却待要与她比试,被琼英阿姨拦住。琼英是征田虎王庆时立了大功的将军,十几年过去了,谁也没料到她去了辽国现在又跟着辽国王子来到京城,她打扮成王子侍从其他人也认不出来。

  琼英拔剑对那黄佳仁道:“我乃王子侍从,你想与王子比试,先过我这一关。”

  明月公主道:“我自与王子较量,你这女人为何阻拦?”

  琼英道:“我自不会去阻拦一个男人。”

  一句话点出明月公主的女人身份,把她羞得脸红耳赤。这时众人都已看出黄佳仁是女的,又见琼英是个绝色美女,兴致更加高昂,吆喝助威的有,大声哄笑的也有。明月公主羞怒之下,将手中剑向琼英刺来,恨不得将她刺个透明窟窿,琼英出剑格挡。两人一来一往,战作一团。这琼英是使画戟的,剑术不精,只是她久经战阵,岂是明月公主可比。陈丽卿和祝永清两个都在人群里观看,祝永清看得不甚明白,就问妻子:“娘子觉得胜负如何?”

  丽卿答道:“这女人定是个武将,杀过不少人的,那黄佳仁少时必败。”

  明月公主越战心里越吃惊,那琼英丝毫不理会她的精妙剑招,每次都攻她之必救,迫得她手忙脚乱。不一会儿她体力不支,堪堪要输,幸亏琼英停下手中剑,只把两眼看着她。明月公主满脸通红,道声“小人输了”转身就走。

  明月公主回到宫里后,向她父母诉说宴会上的情形,撒着娇要父皇替她出气。天子大笑,道:“这辽国王子是你的夫婿,他越是优秀手下能人越多,你不是越该高兴才是?”皇后亦搂住女儿大笑,明月公主的脸更红了。

  当晚琼英把林无敌叫到自己屋里,拉着他的手道:“孩子,我观你今天白日里所为,心里真替你娘高兴。只是这明月公主在宫里娇生惯养,恐怕一时难以被你驯服。”

  无敌道:“阿姨说得是。我从未经男女之事,对女人所知甚少,不知怎么跟她单独相处,特别是这么个皇家的公主。”

  琼英道:“不论她是何高贵的出身,你都要有自信,不要失了男子汉气概,这样她才会服你。”

  无敌问道:“究竟如何才能表现男子汉气概?”

  琼英道:“此事很难用言词说出来,必须慢慢积累经验。另外,男女之事你也得学习。罢了,我与你娘是生死至交,我今天拉下老脸,教你那男女之事。”

  说罢开始宽衣解带,林无敌看着眼前这个美艳的成熟女人,心里扑腾扑腾直跳。他早就对琼英爱慕不已,碍于她是长辈又是大哥张节的母亲,无法表露。

  琼英将无敌的衣服也脱了,拉他到胸前搂住亲吻。林无敌闻着琼英的体香,只觉得浑身冒火,忍不住大吼一声将琼英抱住滚到床上。琼英见无敌那话儿已经硬挺起来,就张开两腿迎住,让它插进自己身子,口里娇声呻吟。

  无敌被琼英的两手引导着,嘴在琼英脖子两乳上不停地亲吻,下身猛烈耸动,不一会儿就肏得琼英淫水泛滥……

  次日辽国钦差柴承宗陪同王子进宫去见天子。到了大殿之前,先向上面坐着的皇帝皇后施礼,献上了女王让他带来的许多聘礼。天子叫侍从太监收下了,要王子代向女王致意。皇后把无敌叫到身前,拉住他的手问长问短,十分满意这个女婿。天子问起两国间大事,王子转答了辽国护国大元帅的意思,道我辽国今后绝不会首先挑起争端,更无南侵宋国之意。天子微笑点头赞许,要王子回去后向护国大元帅致谢。稍后王子施礼告退,出了皇宫去了。这时有文官启奏,道辽国一贯狼子野心不可相信。又有武官奏道,昨日太师宴会上比武时我国输了锐气,应该另举行一次比武大会,派高手挑战辽国王子。天子也想知道辽国王子的真本事,就叫高太尉安排,但不得伤了王子一根毫毛。高太尉道:“臣遵命。”

  高太尉回到府里烦恼,不知此事该如何安排,他想起高衙内最近为人行事似有不少长进,就把他叫来一起商议。高衙内道“巾帼将军陈丽卿武艺高强,若遣她出马必能扬我国威。”

  高太尉道:“如何能做到不伤王子一根毫毛?”

  衙内道:“待我将陈丽卿请来商议个法子,定能让父亲满意。”太尉允了,衙内告辞出来。

  高衙内心里只想和陈丽卿再续前缘,坐在屋里寻思了一会儿,叫人把陈丽卿找来。丽卿进来后,高衙内故作神秘地对丽卿道:“前几日有人禀报原枢密使手下军官赵谭失踪了,还有人在京城的一条河里发现一具尸体,系被人掐死后扔进河去的。”丽卿听了扑哧一笑,道:“衙内你变着法子想要肏我,你也不寻个像样的借口。那赵谭据我所知已被革除军职,已是自由之身,去哪儿都不必向上官禀报,谁能断定他失踪了?这京城人口过百万,哪年不在河里死个二三十人,这跟赵谭又有何相干?你知我与那赵谭不和,凭此就想来要挟我?”高衙内被丽卿这一笑迷得丢了魂儿,赶忙道:“姑娘说得是,是我不该总变着法儿想要肏姑娘,我真是那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姑娘不知,但凡癞蛤蟆吃过一次天鹅肉就总惦记着再去吃,死活都忘不了。我因最近无甚战事,姑娘不来求我,因此出此下策。”

  丽卿现在也不讨厌这高衙内了,被他几句话说得心痒了,道:“本姑娘给你肏肏也无不可,你有啥好处给我?”

  高衙内道:“我可找机会让你去和那契丹王子比试武艺,你若赢了定能享誉宋辽两国,下次征战岂自然少不得你去。”

  丽卿道:“本姑娘现今囊中羞涩,不管输赢,你得给我一千两银子辛苦钱。”

  衙内道:“这个使得。”说着进里屋取出一百两黄澄澄的蒜条金,折合一千两银子交给丽卿。高衙内又道:“天子吩咐不能伤了这契丹王子一根毫毛,这样如何比武?”

  丽卿道:“此事容易,上马比军器时把枪尖去了,用骨朵头包了毡布然后沾些石灰即可,比完后以身上石灰少者为胜。若是比射箭则可射箭靶或射活物。”

  衙内去关好门,对丽卿道:“我们今天玩个新鲜的花样儿。你先莫问,一会儿便知。”说着就脱丽卿的衣服,丽卿由着他将自己脱光了。这屋里有两根立着的木头柱子,高衙内取了些绳子,让丽卿两手伸开把她的手紧绑在两根柱子上,又让丽卿两脚也伸开绑好,现在丽卿赤裸着身子站着手脚皆不能动弹。高衙内把手指去丽卿的腋下搔痒。丽卿最怕痒,这下搔得她身子用力扭动,口里大叫停下,可惜手脚被绑着动不了。高衙内又去她大腿侧面,屁股上,胯下,胸前不停地搔,还把她脚抬起搔她脚心。丽卿用力挣扎,口里大喊大叫,直至声嘶力竭,高衙内仍然无动于衷。

  丽卿哀求他道:“你打我一顿鞭子吧,以后你什么时候想肏我就让你肏。”

  高衙内道:“这可是你说的。”取来马鞭就抽打丽卿的屁股两乳和胯下,丽卿觉得这样舒服多了,嘴里开始哼哼唧唧呻吟起来。后来高衙内将绑丽卿的绳子解开了,丽卿一跃而起朝衙内扑过来,高衙内吓得“妈呀”叫了一声,只恐丽卿将他狠揍一顿,谁知丽卿抱住他的身子就去亲他的嘴,嘴里不停地“心肝宝贝”地叫个不停,伸手去揉搓衙内的胯下……

  一个时辰后高衙内才从丽卿身子底下爬出来,丽卿将他“肏”了以后自己睡着了。

  林无敌晚上在客店里的床上睡不着,心里全是琼英白嫩成熟的身子。就起身去找琼英。琼英开了门,盯着他的眼睛看了看,林无敌刚开口叫声“琼英阿姨”就被琼英用嘴堵住了。琼英身子用被卧裹着,显然是刚从床上爬起来。无敌又闻见了那股醉人的体香,琼英叫他把衣服脱光了,掀开裹着自己的被卧将他也裹了进去。耶律森这时发现被卧里的琼英身子是光光的……

  次日高太尉邀请辽国王子去观看禁军操练,文武百官和各国在京的使臣也都被邀请去观看。明月公主亦扮作男人混在观众里,前天她输给琼英后很不服气,她不是不服气琼英,而是不服气王子,谁知他是不是个躲在女人身后的没用的花架子?她对琼英还是很佩服的,人家武艺比她强人又长得比她漂亮,她虽贵为公主竟对琼英这个看不出年龄的女人有些嫉妒了。她知道今天巾帼将军陈丽卿会向王子挑战,她要看看自己要嫁的王子到底武艺如何。巾帼将军的威名她是知道的,人家那是真刀真枪从男人堆里打出来的。若辽国王子今天在巾帼将军面前丢了丑,她就不嫁他。她从小就被溺爱,父皇和母后也没法改变她的主意。其实她也不知自己到底想让王子赢还是想让他输。

  这时天子和皇后的銮驾到了,天子和皇后坐好后众官员跪下山呼万岁,天子叫众官员免礼。无敌也向天子施礼,天子微笑着点点头。高太尉示意操练可以开始了。禁军先是演示了行军和布阵,很整齐也很好看,装备也好,林无敌觉得缺少的是杀气,难怪宋朝军队打不过辽国西夏和金国。后来十几个武将开始轮番在马上演示了军器,无敌觉得有三个人武艺很不错,特别是最后一个女将,画戟使得很有气势。那女将使完一路画戟,跑马走向看台来。她自然就是陈丽卿,按照高衙内的安排,她会先向天子行礼,然后当众邀请辽国王子下场切磋武艺。

  无敌刚才没看清丽卿的脸,现在才发现这个女将生得美丽非凡,心里一动,觉得这样的女人才是自己该娶的。那个明月公主不过身份高贵罢了,论容貌论武艺都不及眼前这个女将。只见她向天子跪下行礼,然后道:“末将陈丽卿闻知陛下要将明月公主嫁与辽国王子,此乃两国之盛事。丽卿久闻王子文武双全,想请王子下场来与末将切磋武艺,以彰显陛下盛德和王子风采。”无敌听了,吃了一惊:“原来她就是陈丽卿,那个射死了妹夫萧万忠的女将。”刚才无敌心里对丽卿升起了一丝爱慕之情,现在知道此事再无可能,心里充满了苦涩和无奈。站在无敌身边的琼英好像看穿了无敌心里所想,拉住了他的手握了握,似乎在安慰他。琼英这个动作却被盯着无敌的明月公主看见,一股醋意不由从她心底升起。

  丽卿的话音刚落,就听到一声:“且慢。”一个大汉从人群里走过来,身后跟着一大帮身着西夏国服饰的人。他开口道:“俺是西夏国三王子李仁义,特来宋国求娶明月公主为妻。我欲挑战辽国王子,和他较量武艺,请陛下恩准。”天子和在座的朝廷高官们都大吃一惊,高太尉认得那大汉后面跟着的正是西夏国驻宋国特使,就将此事禀报天子。天子拿不定主意,问蔡太师,蔡京答道:“若辽国王子愿意,自可与他切磋武艺,嫁明月公主之事却不可以比武结果来定。”天子点头,传旨下去:明月公主嫁人之事不在此议。若辽国王子愿意,可与西夏王子切磋武艺。

  宋朝天子这样做辽夏两方都不得罪。若无敌比武赢了,西夏再也无话可说。若他不敢比或比输了,那时还可再作商议。无敌却别无选择,他不能在宋朝君臣面前丢了辽国的脸。当下他走上前,对那个西夏王子李仁义道:“不知你要如何比试较量?”

  李仁义道:“摔跤军器射箭三样,任你挑选。”无敌看了看那李仁义,只见他身高九尺,膀阔腰圆,满胸脯黑毛,走起路来虎虎生风,想必是摔跤高手。寻思我若将他摔倒,定会让他心服口服。就对他道:“那我们就比摔跤。”李仁义心下大喜,暗道“这辽国王子看起来长得不俗,竟是个呆子,不比别的偏要与我比摔跤。”高太尉本人也懂摔跤,当初被擒上梁山后曾与燕青交过手,他叫军士将看台前的空地上铺上厚厚的绒毯,请两个王子上来比试。

  当下两个脱光了上身衣服,一来一往动起手来,看的人压肩叠背,明月公主和琼英也都屏住呼吸盯着他俩看。李仁义在西夏国是摔跤第一,对上身材不如他强壮的无敌,觉得必能轻易获胜。两个过了几招后,李仁义明明几次都将林无敌的胳膊或腰揪住,正要将他摔倒,不知怎地都被他挣脱开去。宋时摔跤除不能使用兵刃暗器外并无任何限制,无敌从小跟林冲学习十八般武艺,后来又跟着师傅花荣,常与许多比他高大强壮的人交手,他聪明好学又得父亲师傅指点,掌握了不少对付高大敌手的妙法。李仁义见摔不倒无敌,心里焦躁起来,张开两只大手要去抱住无敌,胸前不免门户大开。无敌抓住机会,出拳猛击李仁义胸口,这一拳似有千钧之力,打得李仁义气血翻涌,两眼冒金星。无敌跟着一脚扫在李仁义腿弯处,将他扫得单膝跪倒在地,场下响起雷鸣般的叫好声。

  李仁义虽输了,并未受伤,只见他站起身来对无敌鞠了一躬,道:“耶律兄身手不错,小弟我输了。”无敌寻思这倒是个豪爽汉子,便道:“侥幸得胜,何足挂齿。李兄可在军器射箭中挑一样,我们再比过。”

  李仁义道:“我想和耶律兄比射箭,只当是切磋,不敢再与兄争胜负。”众人见李仁义如此豪爽,大声叫好。高太尉吩咐叫两人背对着背站好,让军士在两人面前一百步处各放十个箭靶,无敌和李仁义同时开始射自己前面的十个靶子。李仁义张弓搭箭一连十箭射出,都射中靶心。他心里高兴,却没听见众人的喝彩声。转过身来一看,见无敌亦十箭都中靶心,再看无敌,他眼睛上用一条布蒙着。他竟然是蒙着眼睛射中靶心!众人都惊得呆了,忘了喝彩。等无敌将蒙着眼睛的布取下,这才响起雷鸣般的喝彩声,明月公主也不顾体面跳起来大声喝彩。陈丽卿看着无敌眼睛里也闪着些微异样的光芒。只有琼英微笑着,比箭结果早在她意料之中。天子和皇后看了心里高兴,叫太监赏赐了一盘金银珠宝给无敌,无敌跪谢了。天子传旨三日后为辽国王子和明月公主举行婚礼。

  婚礼在开封府里一座原属于皇家的府邸举行,天子已将这座府邸赐予了辽国王子。当晚文武百官王公贵族富豪名流和各国使者都来道贺,林无敌喝得大醉,被琼英扶着进了洞房。无敌摸着明月公主的身子,伸手就去剥她的衣服,明月公主比武后已对无敌芳心暗许,这时羞得脸红心跳,不一会儿被他脱光了。无敌自己也脱得赤条条的,抱住明月公主亲吻抚摸,一会儿觉得自己抱着的是琼英阿姨,一会儿又彷佛是陈丽卿,不由得性趣盎然,挺枪怒肏,将明月公主折腾得死去活来……

  第二日早上无敌挣开两眼却看见了两个女人,除了明月公主外还有琼英阿姨,原来昨晚琼英放心不下无敌,扶他进洞房后没有离去,而是留下来照料两人。无敌和明月公主昨晚一番大战,谁都没注意的房间里还有一人。早上明月公主先醒过来,见了琼英,虽不知她是何身份,定是无敌亲近之人,她现在是死心塌地跟着无敌的人,对琼英也不再介意,琼英自己也没解释。

  无敌醒来后,明月过来依在他怀里。无敌觉得是自己显示男子汉气概的时候了,就把琼英拉过来对明月公主说,这是琼英阿姨,也是自己这一生最爱的人之一,要明月公主今后对她尊重,不可有任何无礼之处。明月公主听了,乖巧地跪下向琼英施礼。她知道辽国跟宋国大不一样,没有那么多尊卑之分,自己身为宋国公主也得一切服从丈夫。琼英忙将明月公主从地上拉起来。

  无敌看着眼前的两个女人,胯下雄风再度刮起,他把两个女人的衣服都脱了,叫她们互相亲吻抚摸,自己则轮流肏她们两个,心里竟还有一丝不满足:要是能把陈丽卿也肏了那该多好……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武林奇葩诞生记 下一篇:冥王的女人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