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夜夜色夜夜爱在线视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LOL同人主宰之力】9

第二十四章伏击
  明亮的病房里,躺在病床上的阿狸苏醒了过来。卡尔玛惊喜而关切的问道:
「阿狸……好些了吗?」阿狸想要起身,只觉得腹部酸痛,下体和菊花也不时传
来阵阵胀痛。阿狸皱了皱眉,勉强笑了笑:「还好……乌迪尔呢?」
  病床另一侧的乌迪尔连忙起身,双手合十,对阿狸深深的鞠了一躬:「万分
感谢,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卡尔玛大人告知吾是您将吾从黑暗之中解救。」
  「不……不客气……」阿狸觉得脸上如火烧一般,她望向卡尔玛,她想知道
卡尔玛都告诉了乌迪尔什么。卡尔玛起身,为阿狸掖了掖被角,贴在阿狸的耳畔
轻声说道:「我没告诉他太具体的,他什么都不知道。」阿狸脸上的红晕渐渐退
去,看来乌迪尔什么也不知道,这让她渐渐安下心来。
  卡尔玛重新坐回床边的椅子上,郑重的说道:「可以谈谈你的事吗?你的外
貌,还有……你在废墟里经历了什么?」
  「你们不是也进去了吗?」阿狸看着卡尔玛被烫伤的嘴唇,很明显,是被亚
托克斯的精液烫伤的。
  卡尔玛也红了脸说道:「咳,我是说,我们来之前,还有,在囚室里,发生
了什么?」
  阿狸将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卡尔玛,当然,除了自己被插在「钥匙」上和
玛莫提乌斯将力量「注射」给她的具体情节。「对了,我在门口看到过一个身影。」
阿狸突然想到自己在进入旋梯之前,看到里面一闪而过的身影。
  「恩?什么样子的?」
  「看不清,只能感觉到应该是个男人,留着巨大的发辫。」阿狸仔细回忆道。
  卡尔玛和乌迪尔相视点点头,心里已经猜出了大概。她和乌迪尔在进入废墟
地下的时候也看到了类似的身影,这次又多了阿狸的证明,让他们更加确信这不
是错觉。「亚托克斯去追捕玛莫提乌斯了,你暂时别担心这件事了。」之后,卡
尔玛叮嘱阿狸好好休息就和乌迪尔出去了。
  「他还留在艾欧尼亚……」卡尔玛望着远处的海岸,护卫队所在的山腰能够
让卡尔玛的视野无所遮拦。乌迪尔当然知道卡尔玛指的是谁:「说实话,我从来
不相信他会……他是那样的重视荣耀、忠诚……和他的剑术。」
  「我也不愿相信,但证据确凿,不是吗?」卡尔玛的表情有些痛苦,一些往
事渐渐闪过她的脑海。
  「你还是不愿相信自己?或者说,你根本无法相信自己?在所谓的事实面前?」
乌迪尔意味深长的说道。「我想你比我更了解那家伙。」
  「我……」卡尔玛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会来这里吗?」
  乌迪尔伸伸腰,长舒了一口气说道:「不知道,遵从自己的心吧,那颗自然
而然的心!我先去会议室了……」乌迪尔拍了拍卡尔玛的肩膀表示安慰。「别顾
虑太多……」
  卡尔玛轻声「恩」了一下,依旧望着远方,鼻子有些酸,不知是否是冷涩空
气的吹拂,卡尔玛的眼眶莫名的有些湿润。
  这个原本预计十多人的艾欧尼亚各势力高层的会议,如今却只有五人到场,
多少显的有些冷清。端坐在位置上的慎一如既往的将自己的脸隐藏在面具的后面,
均衡教派如今只有慎苦苦支撑,林长老被劫杀害,凯南身负重伤正在修养,阿卡
丽去执行刺探暗杀任务却杳无音讯,多半凶多吉少。另外一旁坐着神殿守卫韦鲁
斯,因为艾欧尼亚危机四伏,索拉卡更加不休不眠的做着虔诚的祷告,无法抽身
参加会议。慎和韦鲁斯的对面,就是卡尔玛、乌迪尔和刚刚伤愈的易。
  卡尔玛整理了一下情绪,主持会议。随着海航的恢复,诺克萨斯的同盟极有
可能随时入侵。从目前的消息看来,主战场是诺克萨斯和德玛西亚之间,虽然远
离艾欧尼亚,但皮尔特沃夫的背叛和班德尔城令人诡异的开发工业的行径都释放
出了对艾欧尼亚十分危险的信号。再加上如今诸多内在不稳定因素和支柱人物的
损失,让艾欧尼亚陷入了莫大的危机之中。面对这些困境,在座各位均无解决之
道,战火将要席卷整个大陆,艾欧尼亚自然无法避免,要只身面对强大的诺克萨
斯联军谈何容易。
  「只能死守……加上索拉卡大人的祈祷。」易低着头,看不出下半脸的表情。
  「死……」韦鲁斯着重了这个大家都不愿听到的字。突然他的表情变得狰狞,
双眼血红,低声咆哮道:「让那些诺克萨斯狗尽管来!就算死!我也要让他们血
债血偿!」
  「均衡教派将继续履行使命!」一直沉默的慎突然站了起来,准备离场。
「在下还有要事缠身,抱歉。」
  「慎……」卡尔玛知道均衡教派遭受的巨大损失给慎带来了沉痛的打击。
「你还在自责吗?」慎没有回答,一闪身便消失在门口。
  「我们也只能尽可能联合一切力量了,卡尔玛。」乌迪尔对卡尔玛点点头,
他在暗示着卡尔玛。后者仿佛心有疑虑的琢磨着乌迪尔的话,没有开口也没有表
态。「对了,李青呢,我怎么没见到他?」乌迪尔刚来到护卫队,现在才注意到
李青不在这里。
  「他……他去执行另外的任务了……」卡尔玛粗略的敷衍道。心里却想着另
外一件事。联合一切力量……杰斯说过……瓦罗兰之刃……或许他可以?
  海航刚刚恢复,但仍然又不少浮冰漂浮在海面,现在只有大型船队开始进行
航运,皮尔特沃夫的码头上依旧有些冷清。两个身穿兜帽斗篷的人出现在凌晨的
码头。
  「带路吧,杰斯。」
  两人紧接着便急匆匆的向城内走去。绕道各种小路,终于在天大亮之前来到
一幢建筑物面前,门旁挂着一块牌匾《杰斯私人实验室》。牌匾丝毫没有改变,
跟他离开时一模一样。
  杰斯正准备开门进去,同行的人将他拦住:「谨慎!」杰斯点点头,仔细检
查了一番,没有异样,便尽可能不发出声音的开门进去。杰斯示意同伴在门外帮
他把风,他很快就会出来。杰斯熟练的穿过门厅来到卧室,他感觉在自己家居然
也要像做贼一样实在可笑,但形势让他不得不如此。卧室的床头扭动机关,睡床
丝毫无声的便宜,让出一个入口。这是他秘密的储藏室,里面藏着的多数是他还
未研发成熟或者极需保密的设计,也有一些则是他认为不宜发表的设计和图纸。
而他此次要找的,一个便是能够增强人类机能的机械,由于这涉及到一些还未定
论的伦理问题,并且和他的理念不符而被封存。另一个则是他在研制墨丘利时,
偶然发现的一种具有强穿透力的发射器,可以突破各种屏蔽和阻挡,但由于尚未
完成,因此也被放置在这里。他也没想到,这个无意之间的研究居然能够派上用
场。
  自然光无法照进地下室,里面一片漆黑。杰斯在光滑的墙壁上摸索着,很快
他就找到了记忆中的电灯开关。「啪嗒,啪嗒」杰斯按了几下,发现电灯丝毫没
有反应。「断电了?」杰斯喃喃自语,毕竟几个月没回来,电费也不知欠了多少。
杰斯只好打开随身的微型探照灯,径直走向工作台,毕竟这里是他的家,非常熟
悉。杰斯仔细的翻找着图纸,他记得那个穿透发射器的图纸就在右边第二层抽屉
里。
  杰斯身后,黑暗中亮起两盏红灯,如鲜血般的猩红,正如一双眼睛,狠狠盯
着杰斯。不,那就是一双眼睛。
  「你终于还是回来了!」红色的双眼中仿佛带着一丝满意的神情。
  警觉的杰斯抓着刚刚找到的图纸转过身,用探照灯照去,深吸一口气:「你
是!」
  探照灯下,一张泛着金属寒光的恐怖面庞将光线反射了回去,刺的杰斯睁不
开眼,但他必须适应,一条深红色的激光沿着他的右腿边划过地面,继续向前将
桌子切成两半,并在地面上留下一条深深的沟壑。要不是杰斯迅速抬起右腿,或
许他现在只能躺在地上了。杰斯身后的木桌因为激光剧烈的能量被点燃,桌上的
研究资料全部被毁于一旦,剩下的,只有他手中那张图纸了。
  「维克托……」杰斯没有想到维克托会在这里守株待兔,难道他在这个伸手
不见五指的地下室里足足等了几个月?
  火光将杰斯的影子映照在维克托的身上,为他恐怖的身影笼罩上一层黑色的
面纱。维克托拄着机械权杖跨到地下室的出口前,猩红色的电子眼眸仿佛幽灵一
般扼住杰斯的喉咙。
  「二次进化……人类的必然趋势,和机械融为一体……」维克托肩膀上的第
三只手仿佛在配合着他说的话做着介绍的姿势。「我说过,总有一天,你们会后
悔,为你们短浅的目光而后悔!」
  「是吗?新人类就这样欺负一个手无寸铁的原始人?」杰斯面带嘲弄,他太
了解这个「挚友」了,维克托有着无比强大的自尊心,也正是如此,他才会走上
和杰斯全然不同的道路。
  「哦?激将法吗?我接受。你可以选择你的工具,无论什么扳手,螺丝,只
要你能找得到……」维克托向后微微退了两步,给杰斯让出更大的空间,同时也
将入口堵的更死了。「这是个很好的机会,就让我们各自的主张来正面做个了结,
看看是你的『机械工具论』更胜一筹还是我的『机械融合论』更加优秀。」
  杰斯装着从容的笑了笑,开始挑选他从前搁置在地下室里那些没有完成的发
明。但他心里完全没底,维克托有备而来,而他,只有这些未完成品。「说实话,
维克托,你那电子发声器发出来混合声让我感觉恶心。」杰斯只能矮子里面拔将
军了,抄起了未完成的管束激光器,理论上它可以发射激光并将激光变形弯曲达
到多种多样的目的,但仅仅是理论上。
  「很快你就再也听不到了,我保证。」维克托单调的机械混合音难以听出感
情,但他应该不会很高兴。
  「是啊,我也希望再也听不到了。」杰斯将图纸收进口袋,顺手将激光器对
准维克托,一束白色耀眼的激光迸发而出,另火焰大为失色。然而杰斯却没发现,
比激光更快的一个闪耀着小型闪电的球体飞向了他,他只感到身体一阵酥麻,紧
接着球体又飞回到维克托身上,形成一个透明的球体笼罩在维克托身上。白色激
光根本无法穿透。
  「这就是你那粗糙的造物?」维克托带着得意的嘲讽将激光全部抵消,即使
他的身高和杰斯差不多,但仍能感受他俯视的眼神。杰斯一个脚下脱力,险些站
不稳,他有些疑惑,激光结束后让黑暗更黑,火焰也更加明亮了。
  「你困惑?不解?这就是二次进化后的完美生命体!」维克托肩膀上的第三
只手一挥,一个巨型金属环打开平铺在杰斯脚下。「当生命体受到机械的馈赠,
生命体更加强大,无坚不摧!当机械受到生命体的指引,机械更加智能,所向披
靡!承认吧,杰斯,放弃你那些无谓的研究,我们还是最好的研究伙伴,不是吗?」
维克托没有握住权杖的另一只手张开伸向杰斯,他在欢迎他。
  杰斯脚下不支,单膝跪在地上,吐出两个字:「怪物!」
  维克托的手停在半空中,半晌之后,维克托直起身,将身体隐在火光无法照
到的黑暗之中。杰斯脚下的圆环发出淡淡的紫色光芒,细若游丝的闪电泛起,触
碰在杰斯的皮肤上,发出灼热的痛感。杰斯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重,双腿难以
支撑,他丢掉激光器,双手撑在地上。重力场!杰斯不敢相信维克托居然研究出
了这种东西,维克托越来越让他感觉可怕了。
  「很可惜,你的下场只有死……还有你要拿走的东西,就留在废墟里吧。」
维克托仰起权杖,准备为杰斯的生命划伤句号。死亡射线从权杖射出的瞬间,维
克托感觉后背一记重击,接着是整个人的重量袭来,一个戴着兜帽斗篷的人狠狠
的踹在了他的背上。
  也正是因为这一击,让死亡射线的力度没有达到足够杀死杰斯的能级。死亡
射线仅仅在杰斯的小腹上拦腰留下了一道灼伤的痕迹。
  「杰斯!」戴着兜帽斗篷的人脚尖翻转借力踩在维克托的后背上向杰斯奔去,
借势将杰斯带出了重力场。
  「一个碍事的……」维克托用权杖稳住身体,不屑的说道:「你会为你那肮
脏的杂耍付出代价。」
  「或许吧……不过不是今天。」男人扶起杰斯,兜帽下看不见脸庞。
  「李青……小心点……」杰斯全身无力的提醒扶着他的男人,维克托的能量
转移让他暂时难以恢复。李青点点头,全身泛起淡淡的青光,凭空四张符纸围绕
在李青周围。他准备带着杰斯强行离开。
  「离开?休想!」维克托的权杖突然爆发出一声电磁巨响,犹如微型电子云
的气团浮在三人中间,气团之中无数的黑点跳动跃迁,不断的有数道细微的闪电
冲出气团消失在空气中。气团缓慢的向李青漂移而去,李青虽然不懂科学,但他
知道,这不是什么好东西。李青脚步腾挪,在不大的地下室里尽力躲避着气团,
还要提防维克托不时射出的死亡射线,一时间火光电射充斥在整个地下室里,李
青感觉皮肤渐渐有些干涩,偶尔有针刺的感觉传来。他知道时间站在对面,他必
须尽快离开这里,在被气团逼到死角之前离开这里。
  面对着气团和重力场的阻拦,还有死亡射线不时的骚扰,李青无法直接攻击
到维克托,只好心一横,右手用力将杰斯抛上天花板,紧接着右腿用力一蹬,向
杰斯奔去,身体泛起青色的光芒,淡青色的护盾笼罩在两人身上。维克托完全没
有想到李青会将自己置于空中,在空中无异于完全暴露自己,就仿佛一个木桩一
样立在敌人面前。
  维克托举起权杖,脸上是轻蔑的笑,然而,他的笑凝固了。维克托的胸口一
闷,仿佛被什么击中了一般,紧接着是李青挟着杰斯一脚狠狠的踩在维克托的胸
口。
  「休想……」维克托的第三只手抓住李青的脚踝,却被李青的灵巧的身法转
开,借力轻微踮起,另一只脚稳稳落地,落在维克托身后。「你!」维克托的愤
怒中夹杂着不可思议,笨拙的机械身躯想要转身拖住这个「玩杂耍」的,死亡射
线也在权杖中蓄力。然而维克托的反应终究没有李青快,李青早就明白了维克托
的意图,落地的脚刚刚站稳,便借着腰力旋转身体,将腰腹和腿部的力量集中在
另一只脚上,狠狠的踢在维克托的胸口上。「咚!」的一声,李青感觉踢到了铁
板一般,维克托整个人都飞了出去,飞进了他的气团和重力场中。
  「不!不……」维克托的机械身躯开始发出悲鸣声,火花从他的关节处迸发
出来,气团将他的上半身吞没,不断的有电光透过气团照射出来。「不……不!
我是完美的生命体!你们这帮……」维克托的哀嚎声越来越小,机械杂音越来越
重。「你们……你们这帮……低等生物……」终于,气团湮灭,重力场中只剩下
一堆废铁,还有些许烧焦的有机物。
  「就算坚硬如机械……也有它脆弱的一面……」杰斯被李青搀扶着,腹部的
伤口开始越来越痛。
  「杰斯,你没事吧?」李青将杰斯放平躺在地上。
  「快……快点,去德玛西亚……」杰斯颤抖的手将怀中的图纸交给李青,现
在到处都不安全,只有在德玛西亚才能让他把图纸中的构想造出来。
  「可是你的伤……」
  「快……快点,带我去……」说完,杰斯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